三股力量聚集 构建中国存储器的梦

全球半导体观察2019-03-23 07:26:55
点击上方
“蓝色字”
可关注我们!


构建中国存储器的梦一步步在向前推进,继今年4月武汉新芯宣布动工,公布了宏伟的规划蓝图。如今紫光入围,成立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并推选赵伟国当董事长,丁文武当副董事长,表明项目再次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中国下决心做存储器芯片,是个特别重大而又十分艰难的决定。国内外对于项目上马的看法差异很大,就目前非常有限的资料来判断,一定取得胜算的把握可能尚不好预测。


中国存储器业的发展刚刚起步,目前存储器有三个方面的力量正在聚集,一是政府主导的武汉新芯,它们与Spansion及中科院微电子所等合作,据说己经有9层3D NAND样品;二是紫光,它的策略是先通过兼并,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再自行研发;三是两个地方政府,福建与合肥,它们试图寻找技术伙伴,或者挖技术团队后再前进。


总体上产业发展的三条路径,研发,兼并及合资,合作都是十分有效,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有一定进展,但是情况也有些变化。


兼并


紫光把希望寄于通过兼并,让中国的存储器业的起点抬高,再进行自主研发。这样的思维听起来是务实的,然而由于中国处在特定环境下,许多正常的兼并贸易都被美国CFIUS否决。


综合起来近时期紫光的实践,欲联手美光等,希望能得到技术支持的想法恐怕难以实现。更有传闻欲学习台湾地区的“华亚科”模式,由中方出资,美光技术主导,最终成为美光在全球布局的一部分。如果是这样的结局恐怕有违于中国开初建设存储器芯片事业的初衷。


因此现阶段的兼并之路恐难以为继。


合资与合作


福建“晋华”开创出一条新路。原本依制鞋、服装出口为主的侨乡,试图产业转型进入存储器芯片制造领域,近期还得到大基金等的支持。


晋华的模式很清晰,中方出资,技术上依赖联电,最终经营的盈利还分成给联电,是个两岸合作双赢的模式。关键是它们选择利基型DRAM作为突破口。

  

什么是利基型DRAM?


全球DRAM从应用可分成五类,分别是标准型(PC等应用),服务器,行动式,绘图用及利基型(消费类consumer)。2015年的DRAM市场中五类产品的占比分别为26%,22%,38%,6%及6%,并预测2016年分别为19%,24%,42%,6%及8%。表示利基型DRAM的市场己扩大30%。


由于利基型DRAM是客制化为主,属于小众市场(年总销售额才约35亿美元,而整个DRAM市场在350-400亿美元),采用相对成熟的制程。开初国内业界对于选择联电作为DRAM的技术合作伙伴有些质疑,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任何事应该看它作什么?用最后的结果来回答。刚开始就贴上“标签”,未必一定正确。据目前的判断联电在选择利基型DRAM作为中国存储器业的突破口可能是步好棋。


因为利基型DRAM主要用于液晶电视、数字机顶盒、播放机等消费型电子等相关产品中,多数是采用成熟制程。


利基型DRAM需求相当稳定,很多都是客制化晶片,不属于大众规格产品,不像标准型DRAM会因为价格下跌使得容量倍增,影响利基型DRAM涨价的主要因素是以供给端为主。


目前全球最大的利基型DRAM供应商为三星,南亚科和华邦则是陆续转战此领域,此外还有IC设计公司晶豪科、钰创、力积,IC测试厂泰林等。


晋华存储器项目采用成熟制程的利基型DRAM。它避开先进工艺制程的激烈竞争,而依赖于终端应用产品,与中国具有全球最大的应用市场相匹配,所以未来的产品市场销售相对可能易于控制。不足之处据传是采用32纳米制程起步,以及技术上由联电控制。


因此从项目的达成率分析,晋华项目相对的成熟度较高,而且中方省心,省事,只要解决资金供应,以及未来产品的市场销售问题。


该项目未来最大的担忧是中方如何尽快的由学生地位转变成老师。


自主研发


这是一条最为艰难之路,因为仔细思考目前除了有钱,技术与人材都不具备,再加上全球存储器垄断,西方处处堵截我们,因此中国只有狠下一条心,丢掉一切幻想,加强自主研发,为国家争一口气。


但是科学技术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遵循规律,因此需要人材,投入及时间。目前第一阶段的目标是2018年,100,000片产能,量产32层3D NAND闪存。


摆在首位的肯定是技术上迅速的突破,新芯至少要过32层,多少纳米制程尚不清楚。技术上能突破是新芯的立足之本。


中国存储器业发展可能分成三步:第一步是尽快的研发成功,早日量产;第二步是提高制程技术,并迅速的降低成本;第三步在全球存储器的下降周期时逆势的扩充产能,缩小差距。


看似简单的步骤,执行起来经常会受到各种干扰,因此贵在坚持。从此点上赵董事长有长处,西北汉子的性格,能勇往直前,迅速作出决断。然而中国半导体业尚处在非完全市场经济阶段,有许多非市场化的因素一定会导入,让企业左右为难,但是最终一定要作出抉择。


尤其是当企业出现亏损时,而且是连续数年之后,还要能说服自己,及股东能继续的投资,需要铁婉式的决断。


近期魏少军博士讲,存储器项目最困难的是项目启动的三年之后。那时生产线己经开通,关键要产出有竞争力的市场产品。否则尽管产品生产很多,库存也很大,会带来很大的资金压力,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存储器业的特征就是起伏大,价格下降快,不是处于全球的领先地位,面临亏损的几率是非常大。


中国存储器业要取得成功,必须踏踏实实的进行研发,以及遇到亏损时要坚持,再坚持。但是这一切唯有通过研发的早日成功,才能扭转被动的局面。


所以赵董事长的角色并不好当,既要符合产业发展的需要,又要为投资的股民谋福利,有时是个互相矛盾的事。


中国发展存储器业是国策,是块硬骨头,目前己无退路,只有向前挺进。现阶段各种模式都可以尝试一下,从目前的态势肯定走自主研发道路的风险要更大些,因此要集中国内的最顶级人材,也可学习台积电的“夜莺部队“方式,争取更多的时间去努力攻克它,但是相信只有通过自主研发的成果才是属于自己的。


另外合资发展的模式可能相对易行,两岸合作实现双赢是大势所趋,它对于中国能早日产出存储器芯片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DRAMeXchange特邀作者莫大康先生撰写并授权发布,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平台无关。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明作者及来源。


作者更多相关文章,点击标题阅读:




DRAMeXchange

全球半导体观察


权威的半导体产业研究机构

专注于晶圆代工、IC设计、IC封测、DRAM、NAND Flash、移动装置、PC相关零组件等产业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