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芝重建成败在中国?半导体存储器业务是关键

半导体芯闻2019-02-10 12:42:27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东芝是日本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亦是第二大综合电机制造商。东芝业务领域包括数码产品、电子元器件、社会基础设备、家电等。然而从2015年的财务造假丑闻曝光,到2017年底曝出的违规成本计入问题,这个老牌似乎开始走起了下坡路。


近两年,得益于下游应用市场手机和服务器存储旺盛需求,作为东芝核心业务之一的存储器业务,面临着内部声音的左右摇摆以及中国反垄断审查的多重影响因素,重组稳健运营和按照规划大举扩张都是不同趋向的优选;现阶段量价齐升,拖一拖也不一定是坏事。长远看,如何将优质资产最优化,带动体系重组,芯妹觉得东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日本经济新闻》4月9日报道称,在仍面临半导体存储器业务出售的相关风险下,东芝的新经营体制扬帆起航。出售半导体存储器业务作为经营重建的前提,未能在原定的3月底之前完成,截至4月3日仍没有眉目。这是因为未能通过中国政府的反垄断审查。如果售价达2万亿日元的业务出售久拖不决,有可能对东芝的财务战略等产生影响。


2017年9月,东芝与美国投资基金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签署了存储器子公司“东芝存储器”的出售协议。出售的前提是通过各国的反垄断审查。


成败取决于中国政府

美日等国的审查已顺利结束,但被视为最大难关的中国政府的审查于2017年12月才启动。一般来说,审查时间为4个月,原定于3月底完成出售的目标在当时就令人担忧。实际上在3月底并未通过审查。


中国政府以在全球和中国市场分别销售一定数量以上产品的企业为对象,在进行合并和经营权转移之际实施反垄断审查。中国将半导体定为政策性产业,围绕东芝存储器的出售,当时就有很多观点指出审查将长期化。


如果出售事宜一直僵持,东芝和东芝存储器此前规划的投资有可能被迫调整。


东芝存储器正在主力的四日市工厂(位于三重县四日市市)建设新厂房。还计划在岩手县北上市建设新工厂,并在年内开始建设厂房。东芝某高管透露,“我们今后没有能力承受进行巨额投资的风险”,这是出售存储器业务的原因之一。


贝恩资本等正在制定收购存储器业务后注入投资资金的计划,交易越是推迟,东芝的负担增加的可能性越会提高。在竞争对手三星电子展开巨额投资的背景下,如果在投资上行动迟缓,东芝存储器的企业价值有可能受到影响。

根据东芝和贝恩资本的转让协议,4月以后,东芝方面将获得在一定条件下解除合约的权利。而贝恩资本也将于7月获得解约权。如果交易久拖不决,需要对反对这笔交易的股东动向多加关注。


4月1日出任东芝会长兼首席执行官(CEO)的车谷畅昭在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力争尽快完成出售”,同时也表示“(像存储器这样的)业务适量存在并非坏事”。


东芝的股东资本截至3月底为4600亿日元,股东资本比率预计为11%。但是,东芝截至2017年12月底因银行借款等背负着1.1万亿日元有息负债。


主要交易银行为了确保贷款和信贷额度的回收,一直敦促东芝出售存储器业务。如果东芝获得2万亿日元的出售资金,计划将其用于保增长投资和偿还银行贷款。如果交易手续停滞的状况长期化,有可能对财务战略造成影响。


失去主要摇钱树

东芝定于6月下旬举行定期股东大会。为了抑制部分股东反对出售的声音扩散,希望在6月底之前完成出售。


但即使完成出售,由于失去作为最大摇钱树的存储器业务,东芝的重建也面临诸多课题。


东芝目前仍找不到像存储器一样全年营业利润超1000亿日元的其他业务。定位为“新生东芝”盈利支柱的电梯和铁路等社会基础设施业务也面临着国内市场的饱和。


而在海外,作为东芝强项的燃气轮机等火力发电相关业务由于太阳能和风力等可再生能源的潮流,新项目增长乏力。车谷也表示,“需要加强基础经营能力”。


此外,成为经营危机温床的公司治理改革也是课题。选择管理层的提名委员会原则上仅由独立董事构成,将董事的过半数改为独立董事,加强外部的监督功能。2017年11月,东芝将执行董事从23人减为15人,精简了经营体制。


资料来源:本文整理自环球科技网,转载需注明出处!


专注半导体领域

搜罗行业最新资讯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