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论坛】以大数据为支撑推进农信社审计信息化建设

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2019-02-12 07:50:05

采取优化系统基础架构、探索大数据审计模式、加强人才培养、完善工作机制等措施提升审计信息化水平 

  数据化时代改变了审计工作的思维、技术和方法。四川省农信社审计工作顺应时代背景,紧跟业务发展,运用大数据技术,转变思维,创新方法,走出了一条符合自身实际的审计信息化建设之路。


  科学规划,构建审计信息化平台 


  2008年,四川省联社确立审计信息化发展战略,并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2009年,建成了全国农信第一个审计管理系统。2015年系统更新换代,2017年再次升级,建成较为完备的审计信息化平台。四川省农信社审计管理系统由非现场审计、审计作业和审计综合管理三大平台构成,形成点、线、面相结合的有机体系,以业务数据的全覆盖和深挖掘、审计项目流程控制和审计工作精细化管理为支撑,实现“数据驱动、覆盖全面、智能管理、价值创造”的目标。


  非现场审计平台提供高效审计工具。审计管理系统建立独立的审计数据库,每日自动批量从数据仓库采集数据,数据涵盖核心业务、信贷管理、财务等10余个业务系统、700余张业务表。该平台提供三大数据分析工具:一是灵活查询工具。可按机构、日期、科目、金额等条件,灵活便捷地查询业务信息和提取影像资料。二是定向钻取工具。可对客户、交易等逐层深入,完整展示特定对象的业务历史。三是审计模型工具。通过对制度、业务流程、业务逻辑等的梳理,制定筛查规则,用于发现异常趋势和可疑线索等。


  审计作业和管理平台保障审计工作质效。项目审计流程管理功能,实现从审计计划、立项、组员管理、底稿编制到报告拟写全流程规范化、标准化管理;序时审计管理功能,实现序时审计流程简化、任务自动推送、人员包片及工作进度管理、监测等功能;综合管理功能,实现对审计档案、问题台账、后续跟踪、审计报表、准入考试、审计人员、制度库等智能化管理。三大功能全面提升了审计管理的效率和水平。


  有效运用,发挥数据最大价值 


  审计管理系统从多个维度对风险、服务等进行预警和优化,农信社能有效运用收集到的数据并将其价值最大化,从而有效提升审计效率和服务精准度。


  风险预警,精准制导。审计模型涵盖存款、贷款、柜面、财务、资金等各类业务,从多个角度实行风险预警和精确制导。如“内部账资金转入个人账户”等模型,用于筛查挪用/侵占资金和小金库问题的线索;“期末发放贷款期初收回”等模型,用于筛查经营弄虚作假问题的线索。审计模型的运用极大提升了审计效率和抽样精准度。又如,省联社利用“非营业时间发放贷款”等模型筛查可疑贷款,查实多个网点借名贷款、虚假抵押贷款、虚假压降不良等违规问题,消除了风险隐患。此外,市县两级机构也积极运用模型排查违规问题和案件线索。2017年,某农商银行内部审计利用“应收账款可疑交易”模型,挖出辖内一网点员工挪用资金的案件线索,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总体评估,把握全局。非现场审计不仅能透视单笔业务详情,也能一览业务经营的总体全貌。“贷款余额趋势分析”“贷款质量趋势分析”“贷款担保方式分析”等审计模型,用于对业务进行纵向趋势分析、横向对比分析、业务结构分析和风险分布分析等,勾画机构经营和风险的总体状况及特点。在项目审计非现场审前分析中,审计人员通常会从被审计单位的业务经营变动趋势、贷款风险网点分布和行业分布、贷款担保结构等方面进行分析,指导现场审计科学制订审计方案,确定审计重点和抽样样本。2017年,省联社对近三年来发放后半年内即欠息贷款,以及新增贷款不良率畸高的网点和客户经理进行了分析,找出新增贷款“出血点”。


  服务业务,实现增值。经过整合和挖掘的数据不仅服务于审计,也服务于业务,如用于贷款清收、客户风险预警、普遍性趋势性风险揭示等。例如,2015年省联社审计部指导法人机构运用审计管理系统中“不良贷款客户有活期存款”等模型,有重点、有目标地清收不良贷款,仅德阳、广元两市就分别收回核销及“双逾”贷款5031.53万元和3554万元,取得较好经济效益。2016年,非现场分析发现辖内部分法人机构存在以“利随本清”还息方式人为掩盖贷款风险的行为,在分析危害和成因的基础上提出相关管理建议,省联社据此强化管理,规范贷款还款方式。在法人机构层面,“贷款客户存款资金被冻结”等模型可用于预警客户风险,为业务部门及时发现和处置风险提供支持。


  审计成果,高效利用。在审计作业和管理平台,审计过程和审计结果数据经多年积累,形成宝贵的数据库。审计发现的问题全部进入台账管理,不仅为问题的后续跟踪提供便利,还可以从网点、员工、业务种类等多个角度统计分析违规问题分布情况,进而作为机构内控评价、员工行为评价、业务风险评价等的依据;“核查数据管理”可对每笔已核查数据追溯到历次审计底稿,让审计责任界定有据可依。“审计工作管理”可查询辖内任一审计部门和审计人员的工作进度、工作成效、序时审计覆盖情况等,为审计工作的科学、客观考核提供条件。


  影响深远,促进审计深刻变革 


  审计管理系统的建设,改变了传统的审计思维和审计模式以及数据应用,促使审计模式从“单点式”向“全覆盖”转变、审计思维从“局部”向“总体”转变、审计成果运用由“单一”转向“综合”。


  审计模式从“单点式”到“全覆盖”。传统的项目审计范围局限于特定的审计对象和审计期间,在空间和时间上都受到限制。例如,省联社每年对法人机构综合审计数量有限,一个法人机构往往几年才能审计一次。在农信社业务经营活动日益复杂、风险日益增大的形势下,这种滞后于业务经营活动的审计模式难以及时有效堵截违规、揭示风险。运用非现场审计工具后,可持续监测分析全省业务数据,突击核查疑点,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审计结果与经营活动的时差问题。这种“总体分析、分散核查”的“飞行审计”模式产生了较大的震慑力,让法人机构和业务人员不敢心存侥幸。2017年,在全省农信系统推行的法人机构内部审计运行机制建设工作,也是以非现场审计工具为有效支撑,通过在总体数据分析基础上的精准打击,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实现“时间不间断,机构全覆盖”,达到序时审计广度和深度的均衡。


  审计思维从“局部”到“总体”。传统的审计方式通常是先抽取样本,再以样本推断整体。由于样本的有限性和随机性,这种方式可能无法发现一些重大舞弊或风险。同时,由于角度受限,传统审计方式缺乏对业务经营宏观层面的关注,难以客观全面评价审计对象。运用非现场审计工具后,审计逐渐转向从总体数据入手,通过多角度、深层次的分析,找出审计对象经营风险的特征、分布和趋势,在此基础上筛出可疑线索和重点业务,从而规避传统抽样风险。审计人员审计思维逐渐从“局部”转向“总体”,审计视角也更为广阔。


  审计成果运用从“单一”到“综合”。传统的审计成果主要体现为项目审计报告,内容多集中于违规问题的揭示和整改处理意见。而非现场审计的运用让审计成果更为丰富,成效展现形式更为多样。审计人员可通过对数据分析结果和其他信息的汇总、归纳,提炼出业务经营活动的内在规律、共性问题和发展趋势,在此基础上提出管理建议、风险预警等报告,让审计成果更具前瞻性、宏观性和综合性。审计成果例如问题台账在系统中的智能化留存,未来还可在机构内控评价、风险管理和审计策略制定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正视问题,构思未来发展之路 


  审计管理系统在运用实践中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如系统效能降低、数据审计人才缺乏、模型维护和修正工作滞后等。未来,审计信息化工作将从优化系统基础架构、完善大数据审计模式等方面进一步提升。


  优化系统基础架构。随着业务数据的海量增长,以及模型、查询使用量的不断增加,基于关系型数据库架构的审计系统在数据分析处理方面的效能已经触碰到了“天花板”,审计系统现有运行处理能力已难以支撑业务需求。未来,将采取优化数据库表结构、构建数据应用层方式,对贴源数据采取关联整合、拆分、映射等加工手段,在数据加载阶段进行预处理,提升数据易读性和执行效率。但要彻底解决效能问题,还需要改变现有基础架构,引入MPP架构数据库替代关系型数据库,充分运用其分布式并行处理技术,提升系统在数据分析处理方面的执行效率。


  探索大数据审计模式。目前,审计数据库的数据全部来源于各业务系统,尚不能引入外部关联数据和音频数据,限制了模型的拓展和深化。未来,要拓展数据来源,应用大数据技术进行审计分析,通过交易数据与音频视频识别技术、外部关联信息的结合,更精准地查找可疑线索和进行风险预警,提升审计成效和价值。


  加强人才培养。一方面,补充计算机专业人才到审计队伍,补齐审计人员在数据库、信息系统等专业领域的短板;另一方面,加强内部培养,从全省农信系统审计队伍中挑选一些复合型人才,组建数据审计攻关小组,进行针对性培养,并根据人员的知识结构、特长等,确定数据审计的方向,为模型优化和各类项目的审计需求提供支持。


  完善工作机制。加强工作规划,建立年度非现场审计计划,明确常规任务、年度重点和目标,减少非现场审计的随意性;建立模型创建、优化与退出机制。根据审计环境变化和现场审计反馈信息持续调整、改进模型,以提高数据分析效率;保障非现场审计人力资源,提高对基层需求的响应时效;加强激励考核,对法人机构内审工作设立模型思路和采纳率考核指标等。(作者:四川省联社副理事长王挺,来源:《中国农村金融》2018年第3期)



编:王玺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