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之战——2018上半年宏观经济综述(深度好文)

如是金融研究社2019-03-16 09:14:24


有一句话我经常说,现在我也不妨再说一次:经济的本质,就是人心。人心所向,浩浩荡荡。违背人心,就是逆天行事,就是违背经济规律,最终也必然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题记



序章——薅不着的羊毛


2018年已经过半。这半年来,中国,以及全球发生无数大事,每一刻都堪称在见证历史。其实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中美之间爆发了全方位的外贸冲突。另一边,美国与欧洲和日本却开始商讨零关税零壁垒的贸易新模式,似乎一夜之间中国被孤立了。


我们必须要认真的回顾历史,我们一定要看明白:对一个在政治经济上处于完全独立状态的国家来说,它的经济利益和资产价值,是美国想拿就能拿走的吗?难道玉石俱焚都做不到吗?美国的具体操作手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唯有真正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给这场贸易之战,定下应对的基调。


一个国家要从另一个国家获得经济利益,只有两种做法:殖民掠夺或者更加赤裸裸的战争掠夺二战之后全球各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民族意识觉醒,想要再廉价获得它们的资源,首先就要面对这些国家刚刚觉醒的老百姓的冲天怒火。既然已经是各自独立的国家,各自都有货币的发行权,那么相对美国之间,总归有一个汇率存在。二战刚结束时美元是与黄金挂钩的,币值相对恒定。


这时汇率是一把双刃剑,各国本币相对美元的汇率贬值,美国可以在进口资源上占便宜,但是在出口商品时就要吃亏。考虑到二战后全球市场逐渐形成,美国干预某一国的汇率更加没有必要。所以二战之后反殖民运动一兴起,直接掠夺模式就不存在了。即便是美国这样的第一强国,想要挣钱,也不可能通过简单的汇率强制手段实现,也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发展工商,提升商品的竞争力。


历史继续往下走,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的币值开始进入浮动时代,不再具有一个相对恒定的币值。各国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因此同样进入浮动时代,时不时就大涨大跌一把。



无论美国政府怎么想,汇率总归是一把双刃剑。比如广场协议,日元相对美元大幅升值,日本对美出口受到负面影响,但是反过来,日本从美国乃至从全世界进口就要受益,再综合日本当时强烈的对外投资欲望来看,日元升值也可以让它在对外投资中占便宜。并且带来了非常奇妙的结果:日本的经济泡沫在七年之后的1990年代初期破灭,而美元指数在1992年达到谷底之后,就逆势反弹,这意味着美国经济的真正复苏。至于德法英这三个欧洲国家,却几乎没怎么受到广场协议的影响。


所以说:唯有真正理解了从1985年到1992年这七年间的历史,我们才能回过头来,真正理解现在中美贸易冲突的本质。




上篇——里根之后,天下无神


1981年里根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了遏制通胀,美联储不停的提升联邦基金利率,1980年底的利率高达18.9%经济停滞与通货膨胀同时爆发,美国经济已经濒临瘫痪了。


作为美国历史上在经济管理领域成就最突出的总统,里根上任之后独辟蹊径,坚决实施货币宽松政策,坚定不移的引导美联储降息,1981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就降到了12.4%,1982年底降到8.5%,此后就维持在这个水平线附近,到1985年底,也就是广场协议签订之后为8.3%。


(年轻的里根夫妇)


里根的办法是没有产业就创造产业,于是“星球大战计划”(这个计划的英文名真的叫Star Wars Program)横空出世。里根鼓励美国与苏联开展军备竞赛。


当然了,星球大战计划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带来了全新的以债为锚的货币发行方式,以及减税,虽然这已经是划时代的意义了,更关键的是:它带来了一次新的技术革命:信息时代就此到来


1980年代初期,存储器的市场被日本全面占领,以英特尔为代表的美方被迫退出。每失去一个行业,就意味着成千上万的美国工人失业。而失业,就是美国经济陷入滞涨状态的根本原因。





到这里,我们必须说回广场协议了。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的当年,美国的失业率为7%,刚好踩在警戒线上,到1989年里根总统离职的当年,美国失业率下降到5.4%,这是由于星球大战计划带来的新增就业。而在日本这边,日本人民集体高高兴兴的,根本就没把广场协议当回事。1985年日本的失业率只有2.6%,到1989年甚至下降到了2.1%



1990年之后,伴随着个人电脑的普及,信息时代的到来,日本原本相对美国强大无匹的产业经济逐渐表现出颓势。暴利的日本制造业突然之间就陷入被美国人分走一杯羹的窘迫境地。体现在GDP增幅数据上,整个1980年代日本的GDP增幅都维持在4-5%之间,增幅非常稳定,1990年依然维持4.89%。然而此后面临着美国信息产业的入侵,日本的GDP增幅迅速下降,到1993年下降到-0.53%,此后就长年挣扎到正负1%的区间内。而与此同时,日本的另一项硬伤也发作了出来:地产泡沫破灭了。


话说日本的地产泡沫的始末,跟我大中国现在的情况简直是一模一样。新增资金没有了去向,于是就投资房地产。1987年后,日本各大企业纷纷在东京都市圈内开建总部大厦,一栋比一栋建得高,而普通国民受此影响,纷纷开始买房。日本的房价因此开始迅速攀高,东京的房价每年要翻一番,其它中小城市每两年翻一番。急剧上涨的房价加剧了投机风气的形成,于是更多的资金涌入地产领域。到1990年的时候,东京的房价达到12万人民币/平米,相当于当时东京白领家庭平均收入的40倍。


到了这个时候,房地产已经割完了日本的全部韭菜,接下来就只能是调头往下。如果只是这样,日本如果还能维持产业领域的优势地位的话,那无非也就是房价停止上涨而已,老百姓还有工作,还有升职加薪的机会,贷款总是还得起的,不至于由于失业潮的涌来,诱发房产的抛售潮,并因此击碎地产泡沫。


以星球大战计划促进信息产业发展的美国,最终击败了吹起地产泡沫的日本。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唯有真正的产业经济的兴盛,才能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并真正击溃对手,这才是1980-90年代美日经济消长,留给我们的真正教训。


里根之后,天下无神。人类世界再也没人能够在货币领域和产业领域创造出如此神迹,在面对经济危机的威胁时,除了惊慌失措的开动印钞机之外,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自里根之后,人类世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逢八必乱。98年亚洲金融风暴,08年全球金融海啸,而现在的2018年,又会发生什么呢?在所谓逢八必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经济规律?请期待中篇:逢八必乱



中篇:逢八必乱


里根之后,老布什总统继续里根的政策,推进信息产业发展,全球到90年代初期进入了全新的信息时代,个人电脑得到了普及,我大中国在这方面要稍微迟一点,要到2005年前后才能普遍实现电脑化办公。一直到2010年,我大中国依然有一大批建筑设计师,习惯亲手在灯光台上用直尺画图。整体来说,我大中国的信息建设,在起步时期就比美国晚了足足十五年。

  

1993年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上任之后开始启动信息高速公路”计划,这被视为信息产业的一个全新的分支:互联网产业正式启动的标志。该计划总投资约4000亿美元,计划将信息光缆铺设到每个美国家庭。在当时来说,真是随便注册个网站,卖卖概念,都能拉到无尽的投资,网站估值动辄以百亿计。雅虎于1996年上市,上市当年的市值仅5亿美元,到2000年初的时候剧烈膨胀到2154亿美元的峰值。想想看,当时的欧美资金炒作互联网概念,到了多么疯狂的程度。这里顺带说一下,2017年雅虎以不到50亿美元将自己给卖了,算是互联网泡沫史的最后印记。

 

就在欧美金融界从全球抽调资金去炒互联网概念,弄出来一个“互联网泡沫”的同时,却引发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发作。

 

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在里根的治理下解决了国内的经济滞涨问题之后,转而开始扩张其在亚洲的影响力,逐步加大对亚洲各国的投资,由此带动起欧洲各国向亚洲各国投资并转移基础制造业。在这个过程中,亚洲各国和地区逐渐发生分化:新加坡台湾韩国逐渐建立起完备的炼钢造船等重工业体系,并由此开始发展其自己的优势产业。新加坡走上了炼油和精细化工之路,台湾和韩国同时选择了电子作为发展方向。而香港则在此过程中一步步放弃了制造业,将其原本强大的纺织化工电子等产业迁移到大陆,自己专心的发展金融和地产。东南亚的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则压根没有发展起完备的制造业体系,它们干了点来料加工和装配之类的简单工业就志得意满,转身就引导欧美资金进入到房地产领域,在首都等地大建高楼,吹起了一波房价泡沫。

 

话说人类世界的天性就是不把历史教训当教训,1985年到1990年期间,这些地区的房价还算是温和上涨,年均涨幅约15%左右,然而在日本的地产泡沫破灭之后,东南亚四国和香港居然就敢膨胀起来了,1990年之后,房价泡沫迅速放大,房价每年都翻一番。1990年代初期的时候香港中心区房价每平米约折1万块人民币,到1996年金融风暴前夕,香港房价涨到约8万。在当时,香港近5成的银行贷款投给了房地产,房地产成为了这些地区经济的绝对支撑,一旦资金从地产领域撤出,就必然导致泡沫破灭,并带来残酷的连锁反应。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仪式)

 

1997年7月2日由此成为亚洲金融风暴的起始日,欧美投资者启动了避险模式,纷纷加速撤出自己在东南亚国家的地产投资,转而投入到一眼看上去就前途无限的互联网领域。外资撤出引发房价下跌,并导致银行坏账高企,金融系统瘫痪,反过来这又会刺激外资加速出逃,并进而导致汇率爆贬

  

到1997年10月份,危机终于蔓延到了香港。这个时候的香港跟东南亚四国简直是一模一样:整个地区陷入了产业空心化的境地,除了纯粹的地产泡沫之外毫无实业可言。看着周边各国的地产泡沫一个接一个的破灭,香港市民惊慌失措,纷纷的卖出房产换成美元避险,于是一边是房价剧烈下跌,一边是港币的联系汇率体系岌岌可危。不过香港的情况跟东南亚四国不一样。东南亚四国的地产市场有大量的欧美资金参与,而香港的地产市场是靠的是本土资金以及小部分的大陆红色资本,它们并没有出逃的需求。香港的问题在于居民的信心崩塌带来的挤兑问题,只要信心能够恢复,资产抛售潮能够停下来,香港居民不再主动兑换美元避险,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就能守住,就不会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到1998年8月份,香港楼市已经腰斩,恒生指数从一年前的14000点跌到了7000点,同样也是腰斩,在汇市,香港政府为了捍卫联系汇率制度应对香港市民的挤兑而焦头烂额,一千亿美元出头的外汇储备,一年下来已经花了两百多亿,然而在香港市民前赴后继的挤兑就跟无底洞似的,市民信心如果无法恢复,多少外汇储备都会耗尽。到这个时候大陆政府终于明确表态,宣布大陆的全部外汇储备都将作为香港金融市场的坚强后盾。香港政府有了底气,于是高调出手,大量购入股票救市。大陆的明确表态乃是挽回香港市民信心的关键因素,市民不再挤兑政府,香港金融市场就没有了压力,恒生指数开始回升。索罗斯的量子基金本来正在押注港币扑街,看到这种情况,于是顺势退出。

 


在这场亚洲金融风暴中,吹起了楼市泡沫的香港和东南亚四国遭受了重创,房价暴跌,银行业巨亏,汇率剧烈贬值。所谓房地产可以在货币贬值时起到保值作用的说法,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实业,乃是对抗金融危机的终极王道,这算是这场危机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教益。

 


98年亚洲金融风暴并不是故事的终结,欧美的资金从东南亚各国的地产领域撤出,固然捅破了它们的房价泡沫,然而这些资金纷纷聚集到美国的互联网领域,却引发了另一个泡沫:著名的纳斯达克泡沫

 

当时美国的互联网企业主要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纳斯达克指数因此被称为科技指数。1996年美国互联网投资风潮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纳斯达克指数只有1000点出头,到2000年3月最狂热的时候,纳斯达克指数达到了阶段性高点5100点,四年时间指数涨了足足5倍。到2001年3月份,短短一年时间,纳斯达克指数跌到2000点以下,总市值暴跌到2.7万亿,4万亿美元的纸面财富,就此烟消云散。一直到这个时候,98年金融风暴,才算是画上了句号。

 

(纳斯达克泡沫破灭时期的美国证券交易所) 


 

(2008年9月,老牌投行雷曼兄弟破产)

 

次贷危机发作后美国的房价持续下跌,到2010年已经整体下跌了四分之一。此后在“量化宽松”政策的持续刺激之下,美国经济才算是勉强站稳了脚跟。


然而历史的吊诡之处恰恰在于:房地产泡沫的坑永远都在那里,每隔10年都会有一个新的全球主要经济体兴高采烈的主动跳进去。1980年代是日本,1990年代的时候是香港+东南亚,2000年之后是美国,到了2010年之后,终于轮到了中国

 


然而,在中国这边,2010年之后,我们一步步的掉进了地产泡沫的坑里。到2018年,地产泡沫已经膨胀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到了现在这一刻,防范金融风险,已经提升到了国家最高等级战略的程度。雪上加霜的是,美国的川普总统已经发起了与我国之间的最广泛的贸易战,双方互加关税,毫不退让。然而,这场贸易战的实质,其实是一场关于人心的决战。人心的向背,将决定这场贸易战的最终胜负。请期待下篇:决战人心




下篇——决战人心


首先我们要建立起一个基本概念:我大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到底已经膨胀到了什么地步;城镇居民在购房上的投入,已经占到其收入的多大比例。唯有深刻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我大中国在贸易战的威胁之下,经济局势到底有多险恶。注意,你们接下来将要经受一场数据浪潮的冲击,不过你们无须认真的阅读下列数据表中的每一个的数据,我将会对表格中的数据规律予以详尽说明。


首先要放上来的,是1990年至2018年6月的我国城镇居民的人均收支数据表。这份表格不仅是列举我国国民的历年收支情况,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扣减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人均收支结余。



上述表格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特征:1998年-2001年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支出增幅都很低,这是由于当时效率低下的国营经济遭遇重大困难,被迫启动千万工人大下岗,居民的收入和消费能力因此丧失增长性。此后中国加入WTO,融入国际经济大舞台,承接了全球的基础制造业转移,发展成全球最大的基础工业品基地,因此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能力与日俱增,年增幅基本上都维持在10%以上。然而2013年之后风云突变,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支出增幅都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增幅仅5.9%,2018年上半年也只有6.8%(12745/11931),这当然意味着消费降级。





按惯例,对上述购房总支出做一个简单的验算:1998年至2018年6月的商品房销售额合计91.54万亿,居民还本额合计43.69万亿,两者扣减,就能得出城镇居民的购房总负债规模:91.54-43.69=47.85万亿


以上述居民购房支出表中的年度支出数据,去除以居民历年的年度收支结余数据,我们就能计算出居民的年度购房负担率了。这个购房负担率一旦超过100%,就意味着居民手里的盈余资金全部被房地产市场吞噬了。为了买房,居民下一步就只能是压缩必要的生存支出,形成消费降级。



计算出来的结果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居民的当年度收支结余全部都要拿去买房,这意味着两件事,第一,居民必须要动用他们的棺材本,也就是使用历年积累的储蓄来偿还购房支出,这就是“六个钱包”说法的由来。2018年上半年居民80%的棺材本都已拿来购房,六个钱包已经被压榨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仅仅两成的棺材本,在我们这个负福利国家来说,必须拿来预防生老病死等等各种意外,是万万不能动用的。如果放纵房地产继续吞噬居民的棺材本,造成居民的现金流断裂,那是要出大问题的。第二,消费降级,已经是经济上的必然趋势,也一定会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上体现出来。所以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这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的历史演变。



2004年-2012年,是我大中国消费市场迅速发展的时期,也就是我大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年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增幅约20%,此后,伴随着我大中国的地产泡沫日益膨胀,消费增幅逐年下降,到今年7月份已经下降到仅4.4%(21.08万亿/20.2万亿)。这里我必须说明的是:就现在这种惨淡的增幅,还是由于城市化在继续,每年新增的城镇常住人口约2千万左右,2018年上半年城镇常住人口的人均消费性支出12745元,而同期农民的消费性支出仅5806元,城镇人口的消费能力是农民的2.2倍,不过最近我国开始表现出逆城市化的趋势,重点城市都在有意无意的驱使低收入人群回乡,这意味着消费增速将会加速萎缩。我这里给出一组代表性的销售数据供各位参考:2018年7月份轿车销量80.9万辆,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7.0%;SUV方面,7月销量63.9万辆,同比增长-6.9%,环比增长-6.9%。家用汽车销量往往被视为消费的先导数据,汽车销售陷入萎缩,一般都是经济萧条的起点,整个消费市场都将陷入真正的萎缩。


然而与此同时,从2013年开始维持的物价平稳状态开始改变,今年以来的零售物价指数开始提升,截至7月底已经达到1.7%,今年极有可能突破2%。这与上游的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持续暴涨有关,原料价格的上涨总归是要传导到下游最终消费品领域的。这还真是一件可怕的事:在居民已经无力消费的同时,物价终于涨了起来,这只意味着一件事:滞涨


消费是经济最核心的动力,消费增速陷入萎靡状态,经济增长动力就丧失了一大半。与此同时,房地产泡沫对实业的冲击作用,也逐渐体现了出来。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房价暴涨除了吞噬居民财富压缩消费,对实业造成间接打击之余,它还会推高房租,大幅提升企业的经营成本,对实业形成直接打击,最终形成驱赶实业的恶果。这种现象,可以在下面的固定资产投资演变表中得到完整的体现。



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之后,固定资产投资大增,而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的投资增幅长期超过固投总增幅,是为拉动投资的最重要的因素。然而2013年之后,伴随着房价的持续上升,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从此前的高于20%剧烈萎缩,到2017年的固定资产投资绝对值增速已经只剩下5.9%,乃是1999年以来的最低值。我这里稍微说句题外话,本文中的所有增幅数据都是绝对值增速,是与去年的数据直接相除得出的数据,而我大中国统计局发明了一套只有超级赛亚人才能看懂的除法,有着神奇的数据调整因子,比如2017年统计局宣称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7.2%,反正也没人能看懂这到底是怎么除出来的,所以我在这里也不予以引用。学会自己除一下,乃是在我大中国成为知名经济学家的不二法门,特此提醒!言归正传,到了2018年,投资增速继续下滑,1-7月的投资增速已经只剩下5.5%(355798/337409)。而2013年以来固投增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二产业(工业建筑业)投资增速的剧烈下滑,2013年为16.5%,到2017年,第二产业投资增速只剩下1.7%,2018年1-7月也只有3.9%,萎缩幅度远大于整个固投增幅的萎缩幅度。当然,与此同时,房地产投资一直保持着相对高速的增长。从1998年启动商品房市场化改革以来,也只有2015年全国房地产市场在持续调控之下萎缩,造成当年度的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只有1.0%,但是政府马上就受不了了,从第二年开始就启动地产去库存,将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拉了上来,2016年和2017年的增幅都达到7%,2018年1-7月更是达到了10.2%(65886/59761)。中国经济弃实业而重地产泡沫的顶层政策倾向,在上述数据演变的轨迹中,清晰可见,根本就无从掩饰


与此同时,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外资投资中国的欲望当然在迅速减弱,对外贸易数据当然也越来越难看,我大中国挣外汇的能力,当然也在迅速下降。下表列出了2000年以来我国在外贸和投资领域的全部外资相关数据,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大图好好看看。最重要的是最右侧的汇总数据,也是我大中国当年度挣到的外资总额。注意,下表中的服务贸易数据来源为外汇管理局,货物贸易数据来源为海关,外资投资数据来源为商务部。



2001年我国加入世贸,当年度我国吸纳外资净值为633亿美元。到2015年,我国吸纳外资的规模达到峰值的3957亿美元,此后伴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促使美元回流,我国吸纳外资的规模就随之进入了下滑通道。2016年下降到2203亿美元,2017年下降到1798亿美元。到今年情况更加恶化,在贸易战的现实威胁之下,今年一季度出现了负值,净流出165亿美元,截至6月底的数据也仅仅只剩下15亿。这已经完全谈不上外资流入了。必须注意的是,上半年为了提前应对贸易战,有大量的贸易商提前完成了进出口贸易,这事实上极大的提高今年上半年的货物贸易顺差,下半年我国的货物贸易顺差规模必将会大幅下滑,并导致整体的吸纳外资的能力进一步削弱。今年我国在吸纳外资一项上出现整体上的净流出情况,估计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在第一章,老蛮我详细阐述了1990年日本地产泡沫破灭的根源,在于美国信息产业的兴起,击溃了日本看似先进的制造业;在第二章讲述了1998年东南亚地产泡沫的破灭,则是源起于美国互联网泡沫的兴起,吸走的外资投机资金;至于2008年美国地产泡沫的破灭,则是由于当时美国金融界借钱给一贫如洗的穷人零首付买房,最后他们根本就还不起债导致坏账连锁爆发。这些因素,在今时今日的中美之间,事实上并不存在。我大中国根本就没有零首付这一说,这么多年来,除了极个别的地区可以通过高评高贷降低首付,整体来说三成首付制度执行的非常好。买房者也基本上都有固定收入,提供假收入证明的当然也有,毕竟也不是主流。真正可恐惧的,就是新兴产业冲击中国。


人类往往都会在历史的紧要关口,做出错误的选择。至于以定向减税凝聚人心这种事,哪有什么实施价值嘛。这么想起来,对那个更可能发生的黑暗结局,老蛮我唯一想说的,就只剩下我经常说起的这一句:我的读者们啊,我希望你们永远不要放弃对光明的希望。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你们也要睁开眼睛!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