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性和大数据

爱家彦2019-03-14 12:18:22

引文:深度好文:我们的国家向何处去?

稀缺性是一切坐地起价的基础。稀缺性是权利寻租的聚宝盆。人为的制造造成稀缺,是炒客黄牛的起家资本。社会公共事务中,如何把控住供给与需求,如房地产泡沫,如垃圾分类处理,如医药事业和民生安全,如滴滴打车。这就要区分是否是真正的存在“稀缺”。这就关系到消息面的对称。这一切的基础就是大数据。

人为创造出稀缺,是权利寻租。社会公共事务的管理,也要讲经济模式,比如垃圾分类处理,但对于医药事业,均衡模式关乎公平与安全。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不是人为控制价格,创造出稀缺。甚至还有姜死你等等的消息不对称模式下的人为炒作。所以说,控制稀缺的源头还是数据,大数据,及消息面的对称。有数据就会使谣言不攻自破,有数据基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不会人为创造稀缺,有大数据就会管控住权利寻租,有大数据就有公共事务的政策基础。

从全球一体化的大局来看,主权国家各自为政,区域藩篱是人口红利政治借口的源头。区域发展的不平衡,甚至霸权主义是反全球化的原因。市场其实是无限的,但各国有各自的利益,各自的国民安全,就把人口红利提到了政治全局的把控上。

人口红利和民族,国家主权,民生。我们需要高速发展的经济,也要高质量高素质的劳动力生产力,也要全球一体化的市场均衡,为了地球圈的繁荣与和平。必须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人口红利和市场稀缺的问题。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