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建投策略:美国凭“什么”打贸易战?

建投策略研究2018-11-08 14:33:06

美国凭“什么”打贸易战?


1

贸易战历史比较的谬误


中美贸易冲突发展至今,市场对于贸易战的探讨大多集中于贸易战的历史比较,美日、美德等等,通过分析日本、德国当时的情况来映射中国未来的可能走向。由于百年来的世界格局,我们似乎把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视为理所应当,也正是因此,我们忽略了不同历史时期美国经济的核心变化。这种变化可能会导致中美贸易战走向完全不同的结局。

70年代,全球化思想浪潮刚刚起步,美国虽然面临着日本的挑战,但是其产业结构以及阶层收入结构相对健康,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霸主。而今天,美国领导构建的全球化正在逐步四分五裂,国内矛盾继续恶化,远不可同日而语。

后金融危机时代,虽然奥巴马政府在2009年提出重振美国制造业,但实际上总产业结构并未见美国有所优化。2009-2017年,美国累计现价GDP增长34.5%,一产增速25.9%,二产33.9%,三产34.9%,产值继续向服务业集中。实际上,这是产业链继续向顶端迈进的一种表现。但是,美国低端劳动人口的工作能力并没有随着产业升级而大幅提升,难以从事高级别的工作。而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后,由于长期的产业空缺,很难重塑具有竞争力的产业。更加麻烦的是,在该体系下,劳动报酬将主要分配给生产效率更高的人群,这就造成了美国国内矛盾的双重恶化。

这一矛盾在美国加州体现的淋漓尽致。加州是美国GDP贡献第一大州,是美国信息产业、金融服务业的集中地之一。从行业贡献来看,金融危机后,信息、专业服务、金融服务业加州继续集中,其中信息产业产值累计增速达85.4%,比全美平均增加了53.27%。但是,根据劳工部数据,2009-2016年间,加州流出人口512w,流入人口468w,净流出44w。流出人口大多为受教育程度较低、低收入人群,流入人口反之。在实现高速发展的背后,是对低受教育、低收入的挤出,社会矛盾的日益激化。



2

走向资源国的现实


保罗·肯尼迪曾说,军事能力、经济发展、全球贸易、联合国改革、对外援助、一体化建设等方面决定了国际体系的面貌,这六个方面都与能源有着密切的关系,即国际体系与能源联系极为紧密。这也是美国当代战略之一。2009-2017年,美国各州平均不变价产值累计增速为16.7%,GDP排名前8的州(占总量50%)中,增速超越平均增速的州均为“油气州”,他们成为了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同时,这些油气州也是吸纳就业的主力。



以美国最大的石油天然气产地——德州为例,其是美国GDP贡献的第二大州。表面看,德州采掘业增速仅略高于全国平均,金融保险地产租赁业、制造业、专业服务业是支撑的德州经济增长的主力。但从细分来看,支撑德州的制造复苏实际是石化产业,对制造业的贡献率高达51.6%以石化为主的相关服务业也明显出现复苏迹象,如油气运输等。这些劳动密集型行业相较于新兴行业吸纳就业更多,2009-2016年间,人口净流入118w。这也就是金融保险地产租赁业复苏的原因,其中房地产及租赁,贡献率高达60%。也就是说,实际上,德州的快速增长得益于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页岩革命。



时至今日,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原油与天然气产量爆发式增长,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资源国。2008年,美国天然气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国;2017年产量比俄罗斯高11%。2014年,美国超越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2017年产量比沙特高9%。如今,油价维持高位即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同时也符合特朗普的政治诉求。

3

风险输出的极限


正如我们在上次《美国正在向全球输出风险》中提到的那样,鉴于当前美国经济在全球一枝独秀,美国正在不断向外输出风险。一边是美联储渐进式加息,一边是税改和联邦支出扩张,支撑经济增长的同时,美元资本从全球回流至美国市场。同时,美国同时对中国、欧盟、俄罗斯、加拿大等国采取加征关税和其他限制进口措施,将向全球经济和贸易体系输出风险。输出风险的过程即是美国向外部博弈,特朗普可能会运用风险输出向外寻求更高的要价以谋求美国自身发展。

而美国暂时的经济强劲则为其风险输出提供了必要的窗口期,但是,其风险输出的过程并不能解决美国自身结构性的矛盾,所以最终的时限一定是在外部负反馈的作用下美国经济的触顶回落。其在过去百年领导构建的全球价值链体系,最终将成为掣肘制造业回流的关键。正如商务部的表态:“中国作为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产业链的重要支持者和参与者,很多出口产品都是在华外资企业所生产。据分析,美方公布的340亿美元征税产品清单中,有约200多亿美元,占比约59%是在华外资企业的产品,其中,美国企业占有相当比例。可以看出,如果美方启动征税,实际是对中国和各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的征税,美方措施本质上打击的是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简单来说,美国是在向全世界开火,也是在向自己开火。”


4

中国的应对


长期来看,历史上历次贸易冲突最终都没有改变贸易全球化的方向,因为只有技术发展是贸易全球化的长期决定性因素。在广泛运用集装箱、光缆、无线电的今天,很难想象能够长时间以低成本运营“孤立”。正如同芒格所说:“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中美两个国家。如果只有中美两国,那么美国可以选择完全不和中国开展自由贸易,以阻止中国的崛起。然而,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国家,中国可以和它们自由贸易,仍然可以实现崛起。

所以,挑战与机遇并存。对于中国来说,短期要“打好”贸易战。中长期,中国要实现中国制造2025——完成追赶美国先进生产力与迈向创新型国家——引领全球技术升级是当前最为关键的两大课题,直接关系到中国的未来。同时,在美国核心业务从世界收缩的过程中,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一定会争取新型全球化的话语权。


5

贸易战与短期市场


贸易战无疑在不断升级,甚至会从贸易战向货币战演变,需要认识到贸易战的残酷性和持久性,将阶段性恶化金融市场风险偏好。除非变局明朗,否则市场难以完全price in贸易战风险。

7月6日开打的中美贸易战,尚处在第一阶段。美国对中国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共818项商品,总额约为340亿美元,主要针对中国制造2025产品,包括汽车、核反应堆等。中国对美国实施加征关税措施,共545项商品,总额约为340亿,包括农产品、飞机、汽车等。

此前时间未定的第二批160亿加税清单,特朗普在5日表示,将会在两周后生效,那么中方对美方的增税也将在两周后生效。美对中第二批目录主要新增了化工产品、轨道交通、摩托车等车辆组建,以及集成电路CPU、存储器等。中对美主要新增矿产品、化工产品及光学等仪器。并且,特朗普称,如果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他将把贸易冲突升级为价值约5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具体加税清单分析请参见上一篇报告《美国正在向全球输出风险》http://t.cn/RdJhHDA




END

免责声明

本公众订阅号为中信建投策略研究团队设立的。本订阅号不是中信建投证券策略研究报告的发布平台,所载内容均来自于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已正式发布的策略研究报告或对报告进行的跟踪与解读,如需了解详细的报告内容或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的完整报告。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所载内容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中信建投证券及相关研究团队也不对任何因使用本订阅号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或可能引致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本订阅号对所载研究报告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订阅者对本订阅号所载所有内容(包括文字、音频、视频等)进行复制、转载的,需注明出处,且不得对本订阅号所载内容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

联系人:

夏敏仁 

电话:010-85130982

执业证书编号:S1440511030001


报告贡献人

陈风     18600549997   chenfeng@csc.com.cn

  中信建投策略研究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