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谜局

知识自动化2018-12-05 15:19:51

GE被踢

本周二6.26日,美股交易开始前,通用电气被“踢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后者出手也是够狠的。要知道,早在1896年, GE就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原创成员。这一年,正是年迈的李鸿章到访美国,意图更好学习西方工业文明。孕育了近代中国工业思想的洋务运动的30多年的成果,被两年前的一场甲午海战,直接打回原形。


而且按市值计算,GE在道琼斯指数中,仍然排名第六。然而它的股价却是道琼斯指数中最低的,这影响了加权平均指数。道琼斯指数董事经理David Blitzer则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变化:消费、金融、医疗保健和科技公司才是资本的最爱。显然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工业企业的重要性降低。而从工业企业走到科技公司,本来正是GE几年来孜孜以求的目标。而这个目标以惨淡收场。

看来GE真的是变老了。

道琼斯指数像是抛弃了自己的糟糠之妻,扔掉了它最后一个原始成员。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情感。一个百年巨头的遭遇,让人联想到人生常有之事。


通用电气则在同日宣布,将在12至18个月内剥离医疗健康部门,并在2至3年内出售其在贝克•休斯石油公司中的全部62.5%的股份。


前者一直是GE的优良资产。而后者则一直是一块卡在喉咙里的大骨排。


公司业务被剥离后,通用电气将专注于航空、发电厂和可再生能源业务。


谜团重重的GE

被剔除道琼斯指数的第二天,通用电气(GE)的股价飙升,迎来三年以来的最大涨幅。通用电气股价收盘大涨近8%,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中涨幅较大的股票之一。


这个单日涨幅是自2015年4月10日大涨11%以来的最大涨幅,当时的利好消息是通用电气宣布计划退出银行业务,向股东返还逾900亿美元。


在美国如此成熟的股市市场,一个老牌公司,能够引起股价的反复跌宕。一条消息,就能升,一条消息就能降。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GE在这里像是《超人总动员2》的超级宝宝小杰,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力量。


然而,苛刻的信用评级机构,则更加露出其“嗜血的本性”。因为在通用电气计划剥离通用医疗保健公司(GE Healthcare)之后,该公司的信用评级面临被下调的威胁。三大机构多做出反应,标普评级机构将通用电气的评级下调,仅比投机性(或垃圾级)高4个等级。穆迪评级比垃圾级高出5个等级。惠誉国际评级也一样。

GE信用等级的下跌,已经非常惨烈。

前CEO被清算

世界上最忙碌的救火员,当属GE当下的CEO Flannery了。然而他或许不太可能成为明星了。他就任CEO以来,似乎唯一做的确定的事情,就是一直在让GE这个百年老店,不断受到挫败。压缩成本、出售业务自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英雄。


即使如此,人们还来不及评价他。人们的质疑,依然留给了前任伊梅尔特Immelt。许多行业开始对他进行过点评了。


Immelt“不想听坏消息,也不想说坏消息”。当年的数字英雄,现在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形象。


也有人认为Immelt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执行力不强。他应该早点看到这个四个字,“慈不掌兵”。


伊梅尔特在任的16年时间里,累计下跌了38%左右。


而新任CEO,只用了11个月的时间,就让GE股票下跌50%,其中有近一半是在今年造成的。 

图1 CEO上任后GE股价(2017.8-2018.6.23)


今年1月份以来,GE股票继续重挫21%,目前市值为1200亿美元。


是工业互联网拖累了GE吗?再看一张美国物联网新贵PTC,在同样的时间,涨了近100%。未能果断地实现与PLM/物联网的领导者PTC的联姻,被行业认为是GE最大的战略败笔。 

图2 PTC同期股票大幅度上扬

前CEO的资产被清算的不仅仅是收购的业务、软件雄心,还有那充满雄心的总部。GE决定在2020年前,削减5亿美元的公司支出。而波士顿总部将是最好的靶子。而这个总部,仅仅在两年前,无比高调地从 Connecticut迁移到波士顿。从充满乡情的大镇向时尚大都市的回归,一度被认为是创新中心需要在大都市重燃的最标志性的事件。


再见,工业互联网旗手

GE Predix曾经是一面辉煌的工业互联网旗帜。GE在2012年就开始提出“工业互联网”,几乎成为所有工业企业面向未来的启蒙。GE以一个公司之力,开启了一个崭崭新新的工业互联网时代。所有的工业企业都注意到了这个号角。


然而这一刻,大旗依然在,旗手却轰然倒下,似乎就在路边。那些跟着冲锋的后来者们,尤其是在中国的后继者们,需要怀着多么悲壮的心情,大踏步地在GE所指向的道路上,经过Predix已经不再移动的战旗。


GE不仅成为工业互联网的先驱,也为中国工业培养大量的人才。在最近半年,有大量的人员从GE跳槽。彼一刻“黄四娘家花满蹊”,此一时,“化作春泥更护花”。


从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有着强烈使命感的公司,被动或者主动离职的职员,该是情感上一个多么重大的顿挫。

盛唐时候曾经迷人的辉光,此一刻尤其值得回忆。

作为最早的Predix实践部门,发电集团的首席数字官(兼Power Digital CEO)Ganesh Bell在今年年初离开GE,转身去了工业互联网新贵Uptake公司(参见文章:工业互联网门口的野蛮人)。随后他的几个副手也都离开GE发电集团的数字业务部门,也许都已经跟随他而去了Uptake。工业互联网的招牌性公司,一点一点发生变化。


GE Digital正在被瓦解。

再见 美国国民品牌

《今日美国》用一种伤感的方式,报道了GE“采用”五种方式,作为美国国民品牌的跌落。包括:


GE医疗健康部门将独立。2017年GE医疗健康部门产生了190亿美元的收入,占公司营收16%,54000名雇员,是全球第三大医疗科技公司。这是GE核心的业务支柱。然而,这将不再是GE的身份象征了,也不会再给GE提供更多的增长动力了。


实际上GE医疗部门,是GE最有“福相”的部门。Immelt、Flannery,甚至中国区的总裁,都是在这个部门发展的。如果GE医疗变动,中国区的高管必将再次大波动。这给GE中国上下本已摇动的军心,再添一个惊雷。


出售贝克休斯油服BH-GE则是给投资者最大的一道皮鞭。

两年前GE才刚刚化大价钱把它买下来。BH-GE 6月26日最新市值仅为135.18亿,这个数字离当时GE董事长力排众议收购所花费的320亿美元的一半还不到。而贝克休斯成为GE流血的最卖力的出血口。这期间,贝克休斯近两年来正在丧失自己作为油服方面的优势。据路透社对知名油田服务咨询公司Spears&Associates的数据分析,在2016年至2017年间,贝克休斯在原有的19个服务和设备行业中,有12个已经损失了市场份额。而作为贝克休斯的王牌钻头行业,其份额从2016年的20%下降到了2017年的17%。去向令人担忧。


大面积伤感情的事儿,是在2016年,GE家电以56亿美元的现金卖给了海尔公司。随后的两年,GE家电以强劲的增长,戏剧性地回报了这个当初令双方国民都不看好的收购。


2015年GE开始出清2000亿金融资产的计划。工业巨头,不想沾边金融了。


更早的在2009年,GE将NBC新闻频道,卖给了法国媒体巨头Comcast,这笔交易持续了4年。


GE还剩下什么

当CEO John Flannery在周二接受CNBC采访时,在被问及通用电气是否还将会作出更多重组的举措时,他表示,“我们已经结束了"。Flannery用了“We are finished ”这个词。 

图3 CEO的“最新”战略


当然已经结束了。 

图4 GE网站2018.6


曾经业务多样化的巨头,现在将清爽无比。航空业务将被归为未来的发展重点;GE的能源战略将由GE发电和GE可再生能源共同推动;与此同时,GE希望在增材制造和数字化等创新技术领域保持领先地位。


GE航空业务,是仅次于发电的第二大业务,2017年销售收入为274亿美元,占到GE总收入的22%,主要来源于发动机销售和维修业务。通用电气是世界上最大的喷气发动机制造商,在市场上依然具有强大的主导地位。其全球装机量达6.5万多台飞机发动机。 

图5 最新巨型引擎GE90-115B


空客和波音两大飞机制造制造商仍然增长迅猛。而GE是喷气发动机的最大制造商,连同它的法国合资公司赛峰CFM,占据最广泛流行的窄体客机70%的市场份额,力压普惠和罗罗发动机。当然配件和服务也是它的重要收入来源。


即使如此,GE航空业有很大风险。因为商业航空从来就是对经济形式无比敏感的一个行业。即使GE坐拥大量订单在手,然而一旦经济形势转差,GE航空就会有很大麻烦。颇有意味的是,油价上涨,从来就对GE有利。贝休油服就是这样。而油价对航空冲击大的时候,航空公司就会更加依赖新一代省油的发动机。


GE可再生能源依然强大,35000台风力涡轮机在未来洁净能源上潜力巨大。


而GE发电设备则提供全球三分之一的电力,燃气轮机装机量达7000多台,且发电能效不断提升。燃气轮机,依然强劲。值得澄清的是,本周一通用电气把燃气内燃机(Gas Engine)部门以3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Advent。这只是GE发电集团的一个小部分。


有的人以为要把燃气轮机的项目出售,而燃气轮机是GE的王牌业务,不太可能出售。

然而,发电集团的忧患也在。去年2017年12月,该部门削减12000员工,占20%,也占到了2016年年底30万员工的4%。当时行业一片哗然。GE发电部门总裁当时就认为,必须面对发电市场更低的装机容量这个事实,裁人这种艰难的决定,“既是痛苦的又是必须的”。


大户人家的成本削减,都是惊天之笔。GE在2017和2018年预计削减35亿美元的“结构性成本”。而2018年GE发电部门将承担10亿美元的削减计划。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上个月在评价特朗普对欧盟增加关税的时候,说了一句非常难忘而讽刺透顶的话,“有了这样的朋友,还需要敌人干什么?”。面对GE从工业领域业务的剧烈瘦身运动,西门子高层或许也可以说,“有了这样的对手,我们还需要伙伴干什么?”


事实并不如此。西门子也在为电力部门发愁。江湖已经在回应西门子将出售燃气轮机。上周西门子CEO凯飒回应,这只是“媒体的猜想”。


然而凯飒也没有做坚决的否认。实际上,西门子也在考虑合并工业部门,也许会从当前的5个缩减到3个。这个行动极有可能在今年10月1日——西门子的财年起点,开始实施。也许大名鼎鼎的“数字工厂集团”也会被合并。


大户人家的日子,也有不好念的经。


伤感

6月26日宣布的内容,延续了新任CEO近一年来GE做出的系列变革。随着分布式发电、工业解决方案和GE医疗集团的出售和独立,以及GE交通系统集团与西屋制动即将达成的合并,GE近200亿美元的资产剥离行动将告一段落。

图6 GE在2017年底的战略


人类都喜欢宏大的建筑,宏大的史诗,因为宏大的主题,会触发我们内心的成就感。GE正是这样一个的钢铁侠。


而在我们叫好的时候,它却也露出了一些铁锈斑斑的部位。


我们难免愕然:

最大的工业企业要去到哪里?

最伟大的CEO候选人要去哪里?

工业互联网旗手要去哪里?


也许Flannery应该给HP前CEO 惠特曼打电话。

2014年HP曾经有过同样的困局。HP在财富500强榜上,收入1100亿美元,但市值却低至290亿美元。 

图7 HP的营业收入(财富500强)


HP的家用电脑、打印机部门和HP企业级事业部有着巨大的冲突。前者产生了现金流却增长乏力,而服务器、存储和服务的却在形成企业级用户的增长点。HP开始艰巨的瘦身运动。四年去了,耐心得到了汇报。今天原HP市值372亿美元,而HP事业部市值业超过了228美元。二者是2014年市值的两倍。


完美的分拆。


Flannery应该非常熟知这个故事,也许他已经给她打过电话。

新GE?

拆成这样一个样子。这真是艰难的一天。Immelt带着爱徒,一起砸碎他们曾经建立起来的王国。而那个CEO之王,83岁的韦尔奇应该对这样的一天也倍感尴尬。Immelt是他花费8年时间才选出来的继任者。

但投资者也有对通用电气未来股价保持乐观。他们认为,由于混乱的公司管理层和油气业务,投资者很容易忘记通用公司的闪光点。而目前公司拥有着正确的领导人,航空业务也拥有高质量的资金流向。而且年初,股神巴菲特也曾放出消息,将在适当时候买入通用电气。这些都值得期待。

 

而改组后的通用电气将是一家“更简单、更强壮”的公司。


对此,大股东Trian基金管理公司表示欢迎。就是这个基金公司Trian,过去一直是严重质疑GE价值的逼宫者。


Flannery看上去很满意,充满激情地称这一天为“伟大的里程碑”。


是的,我们将迎来一个新GE,一个更简单、更强壮的公司,也意味着一个更小的公司。明天会是什么?


这是一个百年工业传奇,在激荡人心的数字工业时代,留给我们的最大谜团。


相关阅读:

3T融合 工业互联网一朝称王

GE新政 | 工业复合体走到尽头

GE 高管大清洗 | 工业界年度沮丧之王

哈佛商业评论| 企业信息化已死

作者简介

作 者

林雪萍: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 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

鸣 谢

ThingsWise公司的CEO 林诗万提供的帮助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