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杀熟”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又可能引发哪些问题?听听专家怎么说...

法制日报2018-12-05 13:43:19

法制日报记者杜晓 实习生张国庆


  大数据时代,人们生活日益便利,但是却引发了“杀熟”的争议。


  大数据“杀熟”,说的是就相同的商品或服务而言,老客户花的钱比新客户更多。比如,在同一个平台预订同一家酒店,老用户或会员用户从平台上看到的价格,会比新用户或非会员用户看到的价格高;同一段打车距离,次数越多,越到后面的价格也渐渐提高……


  大数据“杀熟”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又可能引发哪些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大数据“杀熟”不好界定

  王珊(化名)是陕西师范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她向记者透露,她曾通过某网络平台购买手机流量,第一次输入号码,选择流量套餐不付款,返回去与其他充值途径做比较再到某平台购买时,同样的号码,同样的流量,价格却比第一次高。


  “如果经常使用某个软件进行消费,系统会记住你的消费偏好,自己也会对这个软件产生依赖性,或者成为这款软件的‘忠粉’,在这种情况下,稍微提高一点价格并不会影响消费者的决策。”王珊对自己多年使用手机软件的情况进行了总结。


  不过,王珊认为,对于不常用某款软件的消费者来说,软件会考虑先给予优惠,吸引消费者进行消费,从而形成消费者的选择偏好,逐渐向前一类消费者靠拢,软件运营商就达到了客户流量充足的目的。有了稳定的客户流量,获取利润就自然而然了。


  受访者钱丽(化名)是一家外资金融公司的职员,她认为,线上平台的价格是一种定制化的价格。


  “就好比你坐出租车。点到点的位置,有很多不可确定的因素,比如说今天我从家里到公司,不可确定的因素包括红灯、堵车、车辆机械故障等,这些都可能造成价格浮动,导致你无法确定这个价格是‘杀熟’的较高价格,还是一个正常价格。”钱丽说。


  还有一些“杀熟”行为则不那么明显。


  王航(化名)是一名普通公司职员,他是一家网络平台的会员用户,他说:“我有两个手机账号,一个开通了会员,一个没有开通会员。我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使用着两个账号,平台提示的可领红包额度不一样。”


  “这或许可以称得上是商家的一种‘杀熟’行为吧。”王航说。



“杀熟”影响商家诚信

  有的消费者提出疑问,“一般为了营销,不都是对老客户更优惠吗?为什么现在老客户反而要比新客户花的钱多呢”?


  经常使用某打车App的赵新(化名)对记者说,他每天上下班都会使用这款打车App叫车,“同一段路程,以前打车只要40多元,现在要50多元甚至60多元,你能想象吗”?


  天津一所大学商学院大二学生易鹏(化名)告诉记者,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学车,他经常打车从学校到驾校。


  “很奇怪的是,第一次打车的价格和现在打车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从第一次打车到现在,路线没有变,但价格逐步上涨。由于路程比较短,所以差价区间在3至4元左右。”易鹏说,“我觉得这种做法对老用户是非常不友好的。”


  易鹏说,他身边不少人都遇到过这种情况,且老客户比新客户要多花钱。


  钱丽认为,大数据“杀熟”会引发不可逆的用户行为,一旦被用户发现,用户肯定会流失,商家属于自断后路。


  何文羽(化名)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也是一家电商平台的忠实用户,经常在该平台订机票、酒店、电影票等。


  近日,何文羽和朋友在同一时间通过该平台订同一家酒店相同标准的房间,结果她的价格显示是200元左右,而朋友预订的价格是180多元。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去实体店买东西时,商家会因为你是老顾客、回头客而给一定的优惠,不可能再提高价格。可是,在App上反而会因为你是回头客、熟客,商家就把价格提高了。我不能接受这种做法。”何文羽说,商家利用大数据“杀熟”,对消费者不太公平。



有消费者可接受“杀熟”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同用户的价格承受能力不同,对于价格的敏感度也不一样,特别是一些高端用户对价格并不敏感,对高出一定幅度的价格也能接受。而对于新的用户,为鼓励其在相应的平台进行消费,商家会采取优惠券的方式或者提供相对较低的报价。


  对价格敏感度不高的消费者认为,“老用户和新用户的差价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赵雯(化名)是天津外国语大学的学生,她现在是一款打车软件的黄金会员。


  据了解,成为黄金会员的前提是通过该平台打车并达到一定的里程数,即赵雯是该平台的“老用户”,也可以说在该平台花费比较多的用户。当她和朋友在同一地点因相同旅程打车时,她手机上的报价都要比仅为一般用户的朋友高。


  “但是这个差价不会对我使用该App造成太大影响,如果不是在网上看到许多人谈论大数据‘杀熟’,我可能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赵雯说,她不会太在意这个差价,一方面,差价并不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另一方面,这样的线上平台提供了许多优惠和便捷。


业内专家详解大数据“杀熟”法律要点

对话人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

赵占领

  记者:大数据具有远大前景,为何会与“杀熟”联系起来?大数据“杀熟”究竟是怎样发生的?
  赵占领:大数据“杀熟”的前提是收集用户的大量信息,分析用户的行为偏好、消费能力、对价格敏感度等,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而收集、分析用户个人信息与在此基础上的价格歧视是两个行为,应该区分来看。


  记者:对于商家收集和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行为,应如何看待?
  赵占领:收集和使用用户个人信息并非一概不可行,只是需要遵守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中规定的正当、合法、必要原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实际上,很多互联网应用要求用户提供基本的个人信息,这是由产品或服务的特点决定的。比如社交软件要读取手机通讯录、打车软件要收集用户的地理位置信息等。不过,违反正当、合法、必要原则或者没有经过用户同意擅自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就属于违法,这是需要进行规范的。


  记者:大数据“杀熟”是否涉嫌价格歧视,从法律层面来说,应该如何认定?
  赵占领:商家收集、分析用户个人信息之后,在此基础上针对不同用户制定不同价格,看人下菜碟,即所谓大数据“杀熟”,这种行为涉嫌价格歧视。根据价格法的规定,经营者提供相同商品或者服务,不得对具有同等交易条件的其他经营者实行价格歧视,但是这是针对其他经营者而非消费者的价格歧视。此外,反垄断法也有针对价格歧视的规定,但首先要求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次是“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的差别待遇。换言之,反垄断法对价格歧视的认定门坎非常高,其中对于什么是“没有正当理由”在实践中争议也很大。因此对于所谓大数据“杀熟”行为,依据目前法律,还难以进行直接有效的规范。


  记者:有些消费者认为大数据“杀熟”是商家不诚信的表现,对此应该怎么看?
  赵占领:大数据“杀熟”一定程度上体现商家追求经济利益而忽略社会效益,有违社会诚信。商家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应该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记者:鉴于大数据“杀熟”表现得越来越常见,从法律层面应该如何规制?
  赵占领:首先,对于用户个人信息方面,我国目前对于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相关的法律法规相对健全,网络安全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等都有涉及。目前主要在法律的实施和执行层面还须加强。
  其次,对于大数据“杀熟”等价格歧视行为,依据现有法律,除非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且区别定价没有正当理由,否则难以对相关企业进行相应的处罚。因此,建议相关部门,特别是价格主管部门对此进行研究,对于没有正当理由的歧视定价行为要进一步进行立法规范。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 马岳君 席锋宇 常煜 范琳松 罗琪





投稿的小伙伴,请发到这个邮箱:fzrbrmt@126.com 等你!





Copyright © 古田计算器虚拟社区@2017